0%

《技术垄断》思考

​本书的作者是尼尔·波斯曼,你可能对他不熟悉,但他的老师你应该听说过,就是《理解媒介》的作者马歇尔·麦克卢汉。本书虽说是探讨技术对文化的影响,但行文过程中时刻不断有关于媒介的话题和背景。作者还有其他两本著作也比较出名:《娱乐至死》和《童年的消逝》。本文谈谈读完这本书的思考和感受。

head

1

总的来说,作者波兹曼批判的不是技术,而是对技术的投降。投降就意味着不抵抗,束手就擒,文化对于技术的入侵还有抵抗的余地,不应该放弃。

我理解的“技术垄断”是一种生存状态,它既可以描绘社会普遍的背景和趋势,也可以表示个人的思想状态。作者区分了技术从作为工具使用、到统治文化、再到垄断文化的三个阶段,这就说明技术垄断不是一步到位的。开始的时候,人类一定是尝到了技术的甜头,由舒适逐渐转为依赖,最后被技术塑造而缺乏觉知。

2

桑德尔曾提出社群对个人的“构成性”,个人的塑造受到社群的影响,赋予了个人身份、理想、道德和责任等。社群对个人的塑造的确不能忽视。我们身处技术飞速发展的社会,也难免被塑造、被构成,我们受技术影响实际上更大的压力来自周围的人。

科学和理性在面对很多问题时无能为力。正如作者提出的建议:“不相信科学是产生真理的唯一体系”。如果说能解决问题的东西都可以称为“真理”,那么宗教信仰也是其中一种。

我想到思想家波普尔对理性主义的修正,即批判理性主义。人类借助理性可以解决一系列问题,但犯错是难免的,解决方案始终不完美,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是常态。另外,很多价值理性问题没有唯一标准,科学技术也不能给出答案。这会不会是文化反垄断的切入点呢?

3

作者对媒介问题有深入研究,媒介是获取信息的渠道,有时还能决定信息本身。所谓技术的垄断,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对获取信息方式的垄断。千年以前没有技术,依然有“耳朵”派和“眼睛”派之争,只要技术的发展不停滞,就会产生新的媒介或者信息获取方式,类似的争端不会停止。

统计学、计算机和物联网都成为信息的生产者和处理者,我们缺乏这些信息的洞察力和全面性,却也缺乏甄别有效信息和能力。用作者的话说,技术垄断是文化的“艾滋病”(AIDS),即“抗信息缺损综合征。

技术可以让社会提速,比如计算机的应用就可以自动化很多工作和决策流程。然而,自动化的流程会掩盖一些问题,因为我们不必操心具体细节。当外部条件发生改变时,自动化的部分依然不易察觉,还因为一点权威性和惯性而拒绝做出相应改变。同时还会抑制求新的动力。

虽说计算机不总是对的,然而多数时候确实是对的。我们说“计算机显示”、“数据显示”不总是理性被技术垄断,而仍然是在利用技术提供参考、解决问题。不过作为一种警惕,未尝不可。注意数据来源,注意算法的合理性,注意程序的稳定性,不丧失工具使用者的视角和身份。

4

虽说技术垄断已对文化影响颇深,但这不意味着我们要摒弃技术发展。相反,我们依然要拥抱先进技术,毕竟这是人类历史的主旋律。最好的姿态是,保持警惕之心并不断前进。

这本书有许多有趣的案例,比如技术对医学领域(包括医生和病人)的影响,问卷调查的缺点,以及统计学对人类的塑造。推荐亲自读一读。